在今天6/26的演講-預見未知的自己,重啟自己的人生-之後,很有吸引力法則地看了兩部影片,一部是好萊塢電影「蝴蝶效應:啟示」,一部是日劇「筆談女公關」。

 

「蝴蝶效應:啟示」中,不肯接受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,不斷地重回到過去想要改變些什麼,每次回到過去,就會改變現在一點點,最後就是人生越變越走味了,走到一個更不願意去接受的結果。呼應今天演講的內容:你「接受」現在的樣子?還是你「臣服」現在的樣子?(註一)

 

「筆談女公關」主角,希望被認同,聽從媽媽的話-不管做甚麼,努力努力學習成為第一,別人就不會在意你聽不見這件事情了-他用自己現在的樣子,去找到自己的路,用的是不被一般人認為「正常」、「應該要」做的方式。果然當他成為日本第一後,他的奮鬥史在日本暢銷20萬本,他……終於被認同了。呼應今天的演講內容:「存在」與「價值」。(註二)

 

日本第一筆談女公關說:「機會是不能被儲存起來的,只有努力和放棄,擇一而已」。「沒有難題的人生,是平穩的人生,有難題的人生,是感恩的人生。」 

 

感恩,是把日文漢字「辛」字上加上一橫,就會變成「幸」字。日文中「辛」是痛苦之意,「幸」是幸福之意。片中女公關解釋為痛苦是通往幸福的中繼站。因為有過去每一個日子的累積,所以才造就日本第一筆談女公關的今天。

 

當我們做的事情都跟別人一樣時,我們的日子也會跟別人一樣。就像片中女主角的高中同學,感嘆沒想到到頭來每一個人都過著平凡的生活。

 去年2009年在電視上看到一群台灣高中大學生從佛里曼的手中接過獎狀,我看到那些學生的髮型幾乎是一樣,站姿儀態也差不多,我當時心想:「佛里曼會不會認為台灣真是一個太完美的工業產品製造地,品質控制能力一級棒,連教育出來的人都可以變得幾乎一模一樣。」

 

上一週我在某前三名的國立大學門口,過紅綠燈時,迎面走來八個該校的女大學生,更是讓我吃了一驚,打扮形象、髮型眼鏡、服裝鞋子,款型幾乎相近,我不知道是因為這種樣子的女生才考得上那間學校?還是那間學校自然會把人通通變成那個樣子?我當時是去開會的,我還問了一下該校的碩士博士們,怎麼會有這種嚇死我的怪現象呢?

 

昨天在跟一個導演談話時,他剛好提到現在要找一些新面孔來片中軋一腳,根本找不到人,因為每一張寄過來的照片長的都很像,完全沒有個人特色。聽到他這麼說,我頓時放下心來,原來不是我大驚小怪,而是台灣年輕人多數追求跟別人一樣。真是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。

 

當我心中有一個「模型」、「偶像」、「範本」、「大師」,表示我就不是「模型」、「偶像」、「範本」。當我根本不在乎甚麼是「模型」、「偶像」、「範本」、「大師」,我就是走在我自己風格的路上了。

 

只要我願意拋棄過去那些不適合我的道路,克服體內胜肽的作用,我就不會在過去的道路上團團轉。

 

當我走在我自己的路上時,宇宙吸引力法則就會把幫助你繼續走下去的資源都帶來給我們,如果我偏離了我的道路,自然宇宙會把其他道路的路燈關掉,好讓我再重新回到應該走的路上。到了這時我的人生就會被重新開啟了。(Monica)

 

PS:感謝很多人以「超我」在做對世界有幫助的事情。今天的能量共振,到此為止了,我要休息了。

 

 

註一:如果「不接受」現在的樣子?那麼就有另一部好萊塢影片「蘇西的世界」,你就會知道「不接受」的情況又會是怎樣。「接受」、「臣服」又有何差異?詹老師講述的很多,我就把那種感覺與想法留在大家心中,不要讓我的文字來影響大家。

 

註二:「認同」是「自我」的區域,不是「本我」、「真我」,更談不上「超我」。這三項在今天的讀書會演講中講述的很多,我懶得打字,也沒有必要再一一詳述或轉述。

esi13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