罪行-閱讀心得

 

這陣子,ma幫事件佔據整個電視新聞的版面,名嘴拼命爆料、網友瘋狂撻伐;電視機彷彿成了臨時法院,媒體成了檢察官、觀眾成了法官,人人義憤填膺,急著想為他們犯下的行為定罪。

 

一時間,「腎臟破裂——腰子攏血(臺)」變成時下最流行的諷刺用語,似乎不跟著回應個一、二句,就有損社會的公平、正義。

 

這一切,很像電影不能沒有你的片頭情節,一看見抱著女兒準備跳天橋的父親,電視機前的觀眾就忍不住破口大罵:「冷血!可惡!」;電影播到最後,觀眾才會發現自己「不該用片段去拼湊別人的人生」;而那所謂最冷血、可惡的,竟然是我們曾認為最能守護公平、正義的司法制度。

 

然而,所有的罪行都能被定罪嗎?就算定了罪,量刑的程度要怎樣才符合被告的犯行呢?如果被告的動機是出於「愛」,或誘因於人生經驗背負的巨大傷痛呢?又如果被告既是壞人又是好人呢?法律真的能忠實維護社會的公平、正義嗎?

 

正如作者費迪南‧馮‧席拉赫,在書中提及法官伯父最常說的話:「大多數的事情是非常複雜的,而罪責正是其中之一。」。

 

身為辯護律師的作者,從他超過700件刑案的辯護經驗中,精選了11則真實檔案。

 

有別於犯罪現場的影集或名偵探的動畫,不強調怎樣破案、如何定罪,而是詳實刻畫每位被告背後的人生經歷,和他們自白的犯罪動機與過程。

 

有出於「愛」而犯行的:信守婚姻中不離不棄的誓言,最後手刃髮妻的「費納醫生」;才貌兼俱的「大提琴」少女,不得不淹死被病魔纏身的弟弟。他們的經歷令人動容,在人生中他們才是受害者!

 

因「精神錯亂」而犯行的:看見羊或人身上出現數字,為鏟除魔鬼的「綠色」少年;為幫「拔刺的男孩」雕像拔除腳上的尖刺,而散播圖釘的博物館警衛;和「愛情」裡,愛到想吃掉女友的少年。精神疾病界定困難,它能成為逃避刑責的藉口嗎?

 

 

司法「無法定罪」或「逃過制裁」的:善用「刺蝟」哲學,為哥哥取得不在場證明的天才;因「夏令」(日光節約)時間,當庭釋放的富豪;為對方扛罪,皆獲判無罪的「幸運」情侶。兇手呼之欲出,卻苦無關鍵證據,光靠司法並不能真正的除惡扶善!

正義、私刑間「灰色地帶」的:找到替死鬼躲過通緝的「棚田先生的茶碗」,以及招招致命的「正當防衛」。當對方不走司法途徑解決時,又怎麼尋求機會自保?

 

這11篇檔案中,我最有感觸的是「衣索比亞人」,米夏卡德國司法人員的眼中是連續搶劫銀行的慣犯;但在衣索比亞咖啡村裡,他是改革農村、拯救經濟的英雄。他既是個該被判刑的壞人,也是個只想找到歸宿的好人!

 

如果去細究米夏卡的人生,會發現他和多數社會邊緣人一樣,是身邊的人,沒有給他太多機會去做「對的」事情;他反覆陷進失敗經驗中,最後逼迫自己做出錯誤的選擇。

 

更諷刺的是,逼他走上絕路的竟然是先進國家的社會;拯救他心靈的,卻是看似落後國家的鄉村。可見心靈的殘缺,遠比身體的貧病,更令人難以忍受!

 

我很喜歡電影血鑽石中的一段對白:「壞人和好人之間的差別只有『行為』;只要壞人的心中有『愛』,也能改變這世界!」,司法只是最後一道倫理防線,人心複雜多變,重要的是如何守護心中善良的那畝田,在關鍵時機下,做出正確的選擇!(小誼的推薦)

 

書名:罪行 作者:費迪南‧馮‧席拉赫 譯者:薛文瑜

出版社:先覺 初版日期:2011/7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眼腦直映讀書會--從書中找到快樂人生

esi13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